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apr/19/today-article4.htm

 

黑色恆是北地的印象。挾帶一連片玄風暗雨,連同國族眉間未解的憂患,空氣中煤煙與銅綠隱隱,在陸地與海洋的交界處碰撞成金石聲。砂在肺底,咳不出,嚥不下,喉頭懵了一片什麼,形容不出,歎氣也似有謎。

 

忙起身緊閉門窗,從來不知道骨子底竟是環境敏感動物,再這樣咳下去,只怕沒幾日便似地底金絲雀不能再歎。電腦螢幕前依舊一派南國春暖,毛舜筠訪問張國榮,小沙發上窩著抱枕開心且愜意,這樣歡快的聲線:咁細個唔識嘢,展吓眼就好多年過去咗,如果當時應承是否改變我這一生。落花風裡謝,猶似墜樓人。

 

繁華事散。鏡台積垢已深,未竟的歌詩碎成漫天埃塵滾滾而來,灰城的這一端望向天際密雲抖落繾綣絲絨將人捲裹,幾乎隔絕地表燈火氣若游絲的星星。懷想《壇經》裡五祖授《金剛般若波羅密經》的那一夜,是否月明星稀、天朗氣潤,在「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上慧能悟了,是否諸天震動、妙音香花滿路。然而在此之前,已蒙薄塵與不垢不淨的世界,已如此這般展開又闔上了許多遍,「Work out your own salvation, with fear and trembling」,爾等務須戰戰兢兢完成自己的救贖。

 

黑色雨霧繼續落下,像瓶中礦石間不斷流洩的沙粒,挨著皮膚沁入肺的罅隙,終於沉疴難起。來自遙遠北國的Requiem,陰鬱裡鑲著典麗,淵淵有金石聲,拍上厚重的城牆背面風化的人心,不再有共鳴。

 

且繼續在灰城微明的餘燼裡活下去。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