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對世界開放,但我懷疑世界願意坦承些什麼。因為太重了
,已經習於把自己搞得很穩當,並習於用他人所想要的方式餵養他人。

別用懷疑的眼神看我冒險:背叛天空背叛地面之前推我一把,讓
我充分體驗過極限之後安靜睡眠吧。雖然我已經走得這麼遠,但是永
遠不夠,多麼貪心啊。

---

  如果明確表明一切心中所想所念,如果公開心證很直接地表示愛
恨與耐不耐煩,如果像某些人所期待的那樣表現全部的自己,這世界
會被攪亂成什麼樣子呢?

  只要百分之三十就好了:如果我們盡力向世界述說百分之三十的
自己而不覺厭煩,不被自己打斷,這世界會被攪亂成什麼樣子呢?卻
也不感為難--或許可以在不看到極限的狀況下就這樣死去吧,或許
可以在不被定義的狀態下完整地死亡吧。如果推到極限會怎樣吞噬周
身呢。

  如果在每一句的主詞填入自己而不是留白或者訴諸於一種不普同
的性情,那光芒會何等巨大至燒盡自身呢?

---

把這些碎片都收起來拼在一起:打開每一個抽屜把所有的碎片拼在一起
,像個暴露狂般穿上所有的衣服。所有的箭頭都指向墮落與高尚,人生不過
是斷片間詮釋學的問題。只想打開窗戶向全世界宣告對妳的感情,那純淨的
感情凡人真的配擁有嗎?


  :不知名的溝壑在最殘忍的想像裡死亡,為何只有我們能了解?


  所謂難以戒除的清單,算起來只是些日常生活的自我表演,寂寞反射依
賴弊病:多鬆,從肺中吐出一口長氣般抽煙的手勢,刪文後版面留下所得以
呈現的自己。只是故作冷靜,掩耳盜鈴,聲東擊西:隱藏真實也顯現真實。
究竟無人尋覓。反正不會找到。就連我自己,都即將分不清楚,過去的我還
剩下多少,未來的我又該如何前進:其實根本不用想前進的問題,無論怎麼
停滯,時間自行運轉,不在我所掌控的這個宇宙裡。我所能戒除的只有對於
時間與自己的支配欲。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