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假期的關係,比較習慣以農曆春節來計算一整個年度
回首過去兩年,2008年有種"鎚釘"感,每覺得國考是精神上的重勞動
隨之而來的果實無論甜美或苦澀,與過程比起來,都已經不太重要

小姨丈向來冷靜且一針見血,去年春節說了一句饒富深意的話:
"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重來一次。"
我希望將之視為一種鼓勵與肯定,而事實證明
今年的我比去年更能為家裡的人付出、承擔責任

而當鎚釘感隨著生活消失,我感覺到的卻不是消耗,而是累積與保存
去年3月進高院到現在將近一年,心中覺得很踏實、平安
外境沒有多大的變化,內境則如先前這樣的描述:

"2008年11月以後的一切,都帶有一種陌生的特質
過去的我從未想過,而這樣的一個我已經發生、逐漸在成為過去
像是鐵道旅行中獃望窗外,而風景流逝已是旅行的本身
不需要保存或回味,只緣身在此山中這樣的感受"

 

逐漸在晨光裡煥發的樹梢枝葉,終於明白我不需也不能為自己作出任何決定
因為自性如此,因為愛與付出是我的基本需要
於此不再困惑於所謂人際S/M理論:那不過是粗糙的論斷,而不是insight所由動力
對我而言,奉獻是自我完成的唯一途徑
是對於家人、對我愛且愛我的人、對需要我的人--
惟有無法視而不見,自性才有可能被自我所窺見、所凝視,這是我對12宮太陽的領會

 

清晨日光所及的一切是稍褪去的污穢,如同開燈的那一瞬間
啟蒙該帶著一絲慈悲


而今後的我,坦然接受身為人的責任
相信萬事萬物皆有其時,靜待命運的安排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