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3,香港,九廣東鐵

 

好像第三天上想家了,但第四天也就忘了身在異地
可以說明植根於所謂生活的,也因著基調有如此迥異的格律
公共生活的邏輯與俗成,個人生活的姿態
說是作台北人多幸福呀,都不需要有那麼濃得化不開的一些什麼
                                                                               
如果介意的話,生存是有很多無奈,可惜誰認真誰就輸了
我承認有時候我是太認真,太無奈得沒有必要
可是別人玩笑的我都當真,別人認真起來,我又當是玩笑
                                                                               
                                                                               
男人的列車往北,告別之後我也淹沒在往港島的人群中
先是南北散開,然後時間與空間也向縱軸拉遠
感覺列車外曾經時代搖落,江山頹圮,一千零一個夜的風景也一夢而過
忽然他傳來一句話,解釋我倆何以千山萬水在此相對
哪怕是百千億晝夜中的一個時辰一次秒針,不知世間諸法,怎生光景
還是要遇見,且彼此是誰也不必再問
                                                                               
                                                                               
此生惟獨這一瞬間,我感覺與人完完全全心意相通
說話不是確認,應答也多餘,沒有害怕,也不煩惱
雖然不懂為什麼,為什麼是此時、此地
但這種事原來真是存在的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