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完香水準備出門,剛拎起手袋,雨就下下來了。不留情且不間斷地,雨與香水
的氣味,是興或譬,砌成一堵牆,濃得化不開。
                                                                               
然後是漸大漸遠的雨聲。我沒關係,桌上有起司,水果,麵包,這一季豐饒得很。
馬芝拉混著高達,有著黃色雲彩的外觀,味道卻如同剪壞的電影,只剩螢幕靚女
零零碎碎的肢體,可以將就。一旁是冷凍過度的櫻桃,入口老半天才想起要甜蜜。
                                                                               
獨坐在這個城市裡,像種懲罰,一點一滴蠶食鯨吞著嚮往的勇氣。像過了某個階段,
便耐不住四處旅行,連雨也成了不出門的藉口。其實是心境,作繭過了一個範圍,
會出現的海市蜃樓,自由變得沒有必要。
                                                                               

我愛的詞人乃港大中文系畢業,自承柳永一脈,文字論斤秤兩賣。這樣的雨不消完
結他便能在赤臘角機場從我口袋騙出最後一張港幣。當我真正感覺困在這個城市裡
時,我意會到販賣悲傷的人自己並不需要悲傷,突然覺得乾脆爽快。
                                                                               
燈亮、天黑、雨停,就在我不那麼想出門的時候,男人的電話來了。才知道這雨阻
,是溫馨的耽擱。慢條斯理的雨中之島,正頑皮地教我耐心。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ngsinsky
  • 好可愛喔 :)
  • 謝謝 ^^ 姐說她最近較忙,待月底左右直接與妳站上聯繫,如果有delay的話再跟我說喔~~~*

    Eigenzeit 於 2009/08/11 12:22 回覆

  • 冰晝川
  • 新家在此 順便申請連結~
    另外有PIXIV ID的話請告知我去新增
  • 感謝~!!

    Eigenzeit 於 2009/08/11 12: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