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與翊馨的兒子相偕來到, 可說是小baby的季節
前者已經出生, 健朗可愛, 沉穩地睡著的臉頗有大將之風
後者即將到來, 恰好月底我在香港時會出生, 見不見得到一切看緣分

 

昨晚帶媽媽到博物館街吃大餐, Walnut's的美食與裝潢稍撫慰了近月的疲倦
突然想起在中山醫院二樓看小三的兒子前, 簾子還未揭開, 我坐在旁邊的位子上, 突然下淚
也許太接近出生這回事, 本身就教人亦欣亦悲

 

我與母親在歐式的入口照相, 在夜裡的美術館公園散步
談著近日趣事新聞舊聞, 然後到小阿姨家唱卡拉ok
表姊妹歸寧, 小外甥滿屋亂跑
也許一整天騎車吹了風, 也許近日要思考的事太多
提不太起勁來勉強同樂, 但仍是個美好的夜晚

 

也許女人真的是有保存期限的, 生孩子這回事
愛與痛的代價是貼近生命, 貼近根源的進化
這一切讓我對那位天上人, 同時感到憤怒與原諒
是她的驕傲, 亦是她的懲罰

 

也許某天我也會有小小人兒, 肚腹裡裝載著他的小小套房與玩具
孩子是母親的錨, 註記女人的停泊
如果嚮往風浪, 海上無人可以共享的星光
請暫時不要渴戀港灣


留待他日甲板也會變成大陸, 返回我們綠色的家.
親愛的媽媽們, 母親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