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送行者這部片,奧斯卡最佳外語可說是實至名歸
每個小角落都翻撿出了一些舊傷口
以為已經遺忘的細節,又這麼清楚地浮現眼前,好像回到那厄夜
親見死亡後,人的眼神會徹底不同


其實人生本身就是場漫長的告別
夾在時間與空間之中,實在沒有太多選項
不是生離、就是死別

無奈,但是反而更執著、更渴望
想觸碰到肉體,想要吃,想要溫暖與柔軟,想要活著的生命


厄夜後的早晨,我與母親出門吃了早餐
我吃了玉米起司蛋餅配豆漿,她吃了煎蘿蔔糕
整夜始終忍住的淚,終於落進了餐盤
那一刻感嘆的不是死亡,而是不再重來的生命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