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早就知道清官難斷家務事,可是真的拿在手中,還是難掩低落。卷已在我手中兩天了,某種遙遠的茫然還盤旋在目前,教我久久難以定神。那些辯論筆錄上微不足道卻糾纏不休的口角爭執,一一結成解不開的死結,理智上我擁有解開的步驟與技藝,感情上卻舉重若輕地勾帶起舊日衣角的毛球。

 

與之相仿的衝突與撕裂早已痛歷,也許健忘是人的天性。家所曾帶給我的莫大痛苦與快樂,因為漸漸模糊成記憶,反而浮現出最清晰的渴望。那溫暖永遠是我的根柢,但我已失去不能再返。最深的無奈不是死別,而是無知的生離。

 

家的距離是已乾涸的傷疤,雖然回不去,但永遠在我的心底。如果記得愛。如果穿越記憶還能記得愛,有朝一日終將燃亮那盞燈,等待風雪歸來我深愛的家人。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