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有種奇怪的感覺。走在路上,或是像平常一樣生活著,卻突然不知從何冒出過去的碎片,像是質問,那些揚棄了的昨日。06年至今,我作出選擇,也負責了選擇。被過去糾纏,是一件很累的事,如果可以不那麼愛惜自己,不必步步為營,反而簡單。可是我又怕痛,不想貳過,便只好帶著這些無謂的草繩,杯弓蛇影,辨認出沒的鱗族。

 

偶然在MSN上聊到感情的事,有種無法迴避的感受湧出。或許就是因為太依靠本能,所以人在談論感情時,哲學都失去效用。蘇格拉底是無法與妻子辯駁甚麼的,因為哲學與詩,原本就是兩個世界。依照法國人的說法,只好試著用語言"將昏眩固定"。而我寧可不捕捉,深恐下一個自我證成的預言,又從某處根源湧上。

 

感情裡我完全無所適從。曾以為完整的燃燒便不再有磨蝕氧化,可以在心中留下不滅的聲音與火焰,卻還是被時間沖刮得一點痕跡也不剩;曾以為已足靜定深刻. 能在歲月裡切磋琢磨至於深刻的羈絆,剎那間便斷裂決絕不復返。牽不牽手都寂寞,回不回頭都成空。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對的話,對的人......這一切既已如此不易,何苦再流轉來去,徒增心煩?

 

"人的心是無底洞 / 總填不滿也掏不空",或許只有歌詞中的論斷句才稍微捕捉了那瞬間的真理。無論曾付出多少,費多少心思溝通,自我修正,努力癒合安全感,許諾成為怎樣的人......沒有用就是沒有用。只能做自己。最好做自己,然後碰碰運氣,有個伴來互相接受。"信與不信不能共負一軛",有時候是不能,有時候是不為,無論不能或不為,沒過去的坎終歸還是沒過。

 

以為很簡單,事實上也很簡單,但卻不小心在過程中,將最初的喜悅遺漏。愛情的快樂摻入了雜質--各式各樣的心機,盤算,野心與虛榮。試探不可怕,可畏的是動機--最後只好完全放棄歸類,而簡單歸結一句"人的問題"。而人會愛上甚麼樣的人,會因為什麼感觸而一見鍾情,原本就不可解,捉摸不定。最後虛空的虛空,凡事皆是虛空,卻為著戀火慢燉或是快煮的那一瞬間,甘願這樣,時而狂喜,時而嗔怨,時而淡定如老僧,時而......。

 

最後謹以林夕大國手作結。

 

 

我還是喜歡有氣魄,有格局的人。而最終能完整接納我的,一定也是這樣的男人,我深深這樣相信著。這大概是感情世界的不確定中,唯一近似於信仰的真知了。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