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跟媽媽去告廟,新的一年總算有個開始,對我而言,總要有個迎送的儀式,才好舉措。


上周五總結了一月份的疲勞,周六起床時覺得天旋地轉,暈了起碼有一個小時,整理好房間. 洗好衣服便外出購物;星期天回台中,星期一回台北,星期二跟姐姐們玩耍了整日,星期三跟媽媽去九份,分不清賴阿婆還是阿柑姨,在冷雨中被人群推拖而行,假日的回程是地獄,完全懂得了侯導的後悔與羞赧之情。


今日迎神,籤詩正好點破了那五里霧中的感受,2009年的關鍵句於是決定:料敵機先 !!

 

此後細瑣,也該告一段落,並且追索韻律,拒絕生活的再入侵。細軟與其痛癢,今後無暇考慮。此後是半目勝負的世界--並非以其成敗,而是以其精神性的莊嚴臨我。幾乎是信仰。

 

而當你眼中的輕薄嘲鄙於我已無關宏旨,我知道那兒有一整片等待飛翔的天空。在九天之上,無懼於自我的目光。靈魂怎樣無所謂,身體怎樣也無所謂。

 

只是飛--且只在飛。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