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星逆行中天蠍月空亡的最後一分鐘,夢見了即將來到的月環蝕。纖巧如戒,地球的陰影逐漸染得血紅,卻一點也沒有憂傷恐怖。在陰影的地方,一絲一絲抽出如珊瑚的連理枝葉--

 

然後看見海水,浮游的綠藻,背鰭與蜷曲的尾,生命的透鏡,胎息河。月蝕的子宮進化出不可休止的生命。多少愛染執著,分明好惡,星體沉默,海洋與大地無動於衷。

 

夢醒,是在客廳睡著了,記得原是歐巴馬的就職慶典,遙控器在我身下壓成藍屏,直到失去電力。

 

僅僅只是遮蔽,而未曾停止生成哪。

 

 

 ps.原來即將到來的是水瓶日蝕:夢中的指日為月,後來映在某個日月互融的星圖裡。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