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是在這樣的晨光中誕生的呀。


日在上升宮線的兩頭,一宮與十二宮的差距,一宮是黎明前清醒的等待與覺知,十二宮是太陽方昇而大地未甦的不透明。一宮的太陽認為「迎接我的未知世界必如是」,十二宮太陽則意識到「薤上之露未晞」的美麗與遺憾。

升到十一宮是積極追求的Good Spirit,MC是自賞與世間最遙遠的距離。九宮素為太陽所喜,因為那長日將盡而未完的燒灼,乃是太陽縱情的本質。

八宮不免慨嘆將落的焦慮,而七宮是謝幕的向晚霞光,他人眼中盡是滿城綺麗。


昨天下午約莫二時,我發現了這房子的秘密。我的房間在房子的西南角,而東北方與西南角看見的日光顏色,原來可以如此完全不相同。大概跟附近大樓的折射有關,因我的房間雖有兩大窗,卻不曾被太陽直曬過。總之整棟樓東北方看到的還是澄黃的正午日曬,從我房間看出去,卻是瑰麗的玫瑰光影。

日光的推移總教人著迷。


而我,生於混沌脫出的那一刻,長空如碧,夜氣盡散而微涼猶在。自迷茫轉為歡喜之時,晚夏也終能認識到生命遞移的意義,因而能與初生一般,完整無缺地接納自己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