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突如其來想起在速食店雜誌架上翻到林嘉欣專訪裡的一段話:
                                                                               
「如果要我跳出來看林嘉欣這個人,我會說,她有很多秘密。」她神秘地說。
什麼秘密?說來聽聽嘛,拗不過我的央求,林嘉欣說,例如在《花吃了那女孩》
中,有一場王心凌因為擔心Ricky跟別的女孩在一起而哭得涕淚縱橫的戲。
「那時候我突然覺得,大哭的王心凌好性感,自己剎那間變成很色的男生,想要
保護她。所以我就抓住這一點,繞著玩下去。」
                                                                               
                                                                               
這場戲她也是穿著束胸拍的。穿起束胸、意識到「屬於自己又不屬於自己的身體」
,反而是種解放。就像戴上面具而失去倫理綱常的嘉年華會,自己成為意識的客體
、成為自己的他者。這種變身與穿戴所拉出的距離,是種迷失裡僅有的客觀。換一
副身體更清醒。
                                                                               
於是我想到很多時候也有這樣的感受,突然意識到自己以所謂「男子」的眼光打量
另一個女人。其實這樣區分只是一種比喻,意思是在同一個世界裡用不習慣的方式
將不同的群類歸成慾望或注目的客體----我找不到恰當的詞彙,只好暫時這樣描述
,其實內裡的動力學不是這樣的,但客觀發生的情境是。
                                                                               
在這裡「另一性」的眼睛是重點:(重點從來不是誰是第一性或第二性,也不是所
謂男性與女性究竟應該如何區別,重點是,你意識到自己突然跳脫自己的性別而穿
戴上另一性,哪怕只是符號,有些人則可能藉由不同的媒介,例如,權力,端看當
事者如何界定與認知性別符號。有些人甚至不藉任何符號就能游移於其間,但我認
為那是下一個階段的事。因為多數人總是從自己的性別出發認識自我與他人,性別
意識的選擇是一回事,解消性別界限的前提是,曾經意識到那條界限。)(對了,
另一性的眼睛看到什麼也不是重點:重點是觀者突然意識到「非我」的那一瞬間,
」的界限成立了,因此也在同時跨越了「我的性別」。)
                                                                               
                                                                               
像林嘉欣那樣的感受我也有過,突然發現平日的女性自我被陌生的身體意識趁隙而
入,於是意識到「這個女生好性感」「原來自己也很色」「be---」(以下深夜話題)
等等在社會規範的意識層面被禁止的感受。此後諸如「他好狠心」「為什麼有人可
以連劈多男/女」這樣的話會一時語塞,因為那一瞬間意識到,自己不是沒能力、
沒慾望,只是選擇用自己的性別鎖住,那選擇中包含著一整套價值觀的服從、責任
、衝撞的場域與突破的空間(每套系統必須同時包含著自我再製之破與立)。
                                                                               
                                                                               
簡單來說,束胸後的自己不是自己,所以突然發生了自己以外的所有可能性,性的
美麗新世界。「如果我是男生」這個女人不屑輕言的話題,突然變成「我現在就是
男生」,那麼不但曾經粗糙的性別分野與符號意識被打破,道德感情裡被封閉的所
有物事也都會傾巢而出。束胸後的我,可以輕易地拒絕大姊姊們或同儕的追求,或
者流連於其中盡享溫柔。這些都是我在我原來的性別裡,至少在意識層面所不會做
的事。這不一定反映我對另一性的觀感或期待,我說過了,另一性的具體內容是什
麼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非我」所解放出的那個我是誰。
                                                                               
                                                                               
從這裡可以認識到,所有從陽性面向看過來的陰性扮裝(族繁不備載)與相對少有
深入探討的陽性穿戴(少有探討代表題材可能更多!),其實動力學仍有相似之處。
女性在成長過程中更早與性別的社會面向交手,一整套令人無法喘息的社會規範與
身體改變其實少有出口,我認為這種扮裝、學姊妹制、在同儕裡組織家族互稱公婆、
甚至BL漫畫小說等等,其實也是種尋求「非我」性解放的影子。
                                                                               
                                                                               
尤其是BL小說,我曾經思考很久,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市場呢?且稍涉獵者皆知,
其中性描寫的部分或許比男性向H有過之而無不及。且它難以被堂而皇之在團體之
外作為獨立話題:這表示它是性意識裡共通的潛流與多重禁忌的客體,其中最重要
的禁忌是:它來自於女性。女性在撰寫或觀看BL小說時,究竟同理、同情、共感到
什麼程度?反應的是何種感情態度的憧憬?哪些身體意識的解放?這些問題看似很
重要,卻也不太重要。因為程度如何,並不影響趨力的根源:既可以很安全地穿戴
「非我」,卻又還是「我」。且在過程之中,成為「非我」的「我」也還是我所慾
望的客體。「我既為我所接納,也為我所慾望的客體所接納」,因此一口氣突破障
壁。這一點在所謂男性向A片裡頻繁出現的女同情節亦相彷彿。
                                                                               
                                                                               
我覺得這是很健康的,因為即便在異性戀愛裡,這樣的主題也反覆演繹:「
看,他
與我如此相似,卻又如此不同
」(只是戀愛需要賭一把,幻想不用)。一旦認清此
人與我完全不同,或者相反,認識到此人與我完全相同,或者更糟,已經不想搭理
此人與我有哪些相同或相異,一段感情也就失去了發展空間。呼應姊姊近日所談的
雙子座,大阿爾克那裡戀人牌正代表雙子座,男與女是彼此的孿生子,只好從對方
身上認識自己,且假設慾望的客體若是對方,世界便能有完整的可能性(牌上的天
使)。

但事實上這造成了一個盲點:男的相反並非女,而是「非男」,因此霸王別姬裡菊
仙與蝶衣的憎恨除了醋海生波,還要加上這一條「別灑狗血了」的互相指控(當然,
還要外掛「婊子有情戲子有義」的一條,多重指涉原本是李碧華的拿手好戲)。你
的世界要完整,不只是要認識另一個的性別(因為你的性別概念無法與理型化的性
別概念完全相符),應該是要去接納所有「不是你的你」,亦即自身以外的所有可
能性。同樣的,與其說BL小說裡女性同理的是男性,不如說女性投射的是「非女性
的自己」----這一點不可不辨。
                                                                               
                                                                               
因而我支持一切個人在性別上「非我」的嘗試,既有助於自己瞭解這個世界(的另
一面),更有助於心理平衡與宣洩。一輩子穿戴同一種性別概念、被肉身所賦予的
社會責任所拘束,真的太可怕了。無論那嘗試如何張牙舞爪,只要不傷人,應該都
有列入基本權保護的價值。因為總歸說來,無論人曾經怎麼接受或定義這個世界,
永遠有自我突破的權力與需求,這是不能禁止也無從抹滅的。至於由此出發,人要
歡喜服膺或是對抗跨越,那又是另一層面的個人選擇問題了。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