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夢枕貘先生對源博雅這個角色的型塑
用晴明的話語把博雅這個人的底蘊描寫得很完整
尤其是音樂與語言的作用,常有意在言外的佳作
律呂(又,近日唐史學者常提「急急如律令」之咒與法制史的關係)
與星宿之道,原本就有共通之處,此點中外皆然
(中世紀天體音樂、十二平均律可證)
因此在百千殿上人中,選擇源博雅在故事中當安倍晴明的酒友
可說是相當聰明的選擇
(雖然落入公式的「走?」「走!」「事情就這樣定了」
  以及平安時代的好人卡「博雅是條好漢子」,未免不好玩)
                                                                               
                                                                               
雅樂實在是種令人心醉神迷的東西
每次看唐樂舞、聽雅樂CD,無論何時都會起雞皮疙瘩
然後在失神狀態中度過一整天
身邊好像有伎樂天在飛來飛去
劉鳳學老師「秦王破陣樂」的側身折腰動作令我每見心折
                                                                               
                                                                               
印象中最美的聲音經驗
除了夕陽西下在九份小巷偶然聽見收音機裡傳出的南管
便是首次聽蓁如演笙、伴上我自己唸「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的震動
(「水祭」若缺少了伴奏,永遠不完整)
現在還要加上某次在音樂所自己放馬勒六第三樂章、
以及初次在圖書館戴上大耳機聽雅樂CD的感受
                                                                               
                                                                               
說實在話我不喜歡坊間所謂的國樂
我就是不喜歡把國樂器湊成大編制,然後演一些民俗歌謠或通俗曲
覺得是在糟蹋樂器
我自己學過胡琴,可是無論如何不能說很喜歡
(01年冬天從大陸帶回來一把也束之高閣久矣)
可是雅樂就不會(雖然它的編制通常也不大就是了)
世界上果然是有那種「一聽就喜歡」的耳朵與波長吧
如果我是從魏晉一路活到民國的仙人
一定會覺得南宋以後的中國都很無趣
                                                                               
                                                                               
又,古琴能反映人心之語確實不假
有次台大音樂所的學長讓我聽他演奏
又立刻讓另一位他的學妹用同一張琴演奏同一闋曲
兩人的意境、表現完全不同......與功力或入門先後完全無關
只能以彈奏者的心境與悟性解讀之
且箇中差別其明如鏡,真實不虛
「因為鍵盤是有限的,所以才能奏出無限的音樂」
海上鋼琴師裡這段話可說深得三昧
                                                                               
                                                                               
我很佩服那種可以一聽古典樂段就知道出自哪裡的耳朵
(貓伯爵就是,而且似乎不限古典樂,英搖與椎名林檎也有的樣子XD)
那基本上是跟一聽quotation就知道出自莎翁何劇何幕一樣,令人又愛又恨的功力
(蓁如就有。我何其有幸跟這些人相熟啊!)
(最近則是接觸一堆一聽到爭點就能馬上舉法條的怪物......<--不雅 XD)
                                                                               
                                                                               
總而言之,我很能體會源博雅「無論如何也要聽到大唐傳來的秘曲」的感受
據說他因此夜夜密訪城郊一著名琵琶師,站在屋外希望能聽到對方的演奏
長達數年之久
                                                                               
在夢先生的小說裡,博雅只是單純地深愛著、演奏著音樂
人與鬼則執迷於博雅演奏出的音樂,執迷於音樂穿透自己時演繹出的感情
而晴明旁觀著這種執迷,像嵇康一般地歡喜又透徹
                                                                               
我覺得很好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