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反覆來去,半夢半醒之間搶救一塊記憶。坐在類似宿舍的地方,人聲
嘈雜而專注於眼前的日文,無憂無懼。那是2001年4月,九州豐饒的花朵一路
蜿蜒,為著橫斷的路線抄錄了JR時刻表,戒律似地騰寫在新的筆記本上。


世與我而相遺,而我就要向著這個世界出發。夢裡,對面的女孩操著流利
的日語回答上次遺忘的問題,是的,我從未想過,多麼遺憾呀。


遺憾,或殘念,乃是深沉的悲傷倒影在水面上,所反射溫雅的中性字眼。
那幽光到了眼底,還深怕哪個過路人因而灼傷。在夢裡,我卻得到了絕對的保
證,因而在人聲鼎沸的泥濘中,一心不亂地繼續日課,或者嚴肅地耽溺於幻想。


那些過往的美好,終於都成了遺憾。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