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Papa,


  意識失去是一種不癒的沉疴。那些原本應該由你直接傳授予我的人生智慧,
難道示現在我面前來教導我的人,都是你的化身麼?又為什麼在來不及聽這些雋
語之前,便教我們經歷生死大限?一世所累積的智慧,為何再也沒有傳遞的機會?

  當你年輕的時候,怎麼處理碰撞的傷口,怨不怨爺爺的早逝?那些圓融通達
而精練的道理,難道我們就沒有機會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只能斷裂著成長
又後退?

  我失落了開啟你智慧的鑰匙。那是你我生存交會的語言。雖然我知道這樣的
失落並不是永恆,但從別人的口中說出你曾有的話語,或者我意識你會教導我的
生存智慧,一再提醒我失去你的事實。

  為何總要親身痛一回?

  遍體鱗傷過,才配說出澹然的話語,這樣不是很傻麼?不是很沒有效率麼?
意識著失去你的事實,身上每一處的傷口都重新撕裂淌血。每得到就預言著失去
更多。握過你失溫的手,趨向於深謀遠慮與沉默。

  原諒我的不成熟。我只好遮目掩耳不忍再睹聽再關心。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