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來的那天清晨,下了一場大雨。霪風怒吼,窗格搖動,聲勢奪人。


暗喜新買的竹蓆起了作用,一夜涼爽好眠,半睜半閉之間,
雖止睡三小時,居然甚為清醒。早早起床淋浴,瓦斯恰好
用完。也是一個機緣,小時候常以冷水淋浴鍛鍊自己,其意
大約與少女西蒙波娃遇到信心危機時的自我鞭笞相仿,還帶
著一點不解世事的急切。重洗冷水澡,居然十分溫馨。

一洗完,雨立時停了,橘紅湛藍的天色從大廈的縫隙間折射
進來,觸碰這都市一隅不規則隙地後偶然的窗櫺。當下真有
岳陽樓記之感。

出門時不過七點半,枝頭洗綠濕花,驟染的水漬折射天光,
萬物從新。雲動極速,晴空渺遠,最是動人初霽。


和一女中學妹併肩上學,手捧一本Said與Barenboim對話,
深嘆華格納之縱情。上班時間前十五分鐘,科長竟先到了。
結了些公文,此刻窗外飄起小雨,Media Player放著B.B.King,
遇上了生命中短暫且極為難得之時刻:從這一刻起,我已
是新的人了。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