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能看透最最微渺的罅隙
但視覺並不能帶來救贖
被工廠的食物餵養長大的一群怎敢妄言針尖上有神
花園爆炸以後旋律已不再創造或者描繪
攜手邁向無機質
二十世紀滿是香奈兒虛無甜膩的騷嗅

這些人之中有誰能夠說得清楚明白
未來長成什麼樣子,期望進行些什麼
哪怕陰謀也好
都比這虛空的弔詭更接近思考的本質


這不就是強求嗎
但若人非生而孤獨,又怎會追求虛幻的擁抱
又怎會令己身處一種完全相對的位置
幻滅的時候悄悄起身挪了挪位置
就又能理所當然地快樂生活,說到底
對於快樂的追求畢竟盲目了對於本質的認識
逆境被屈打成偶一為之的非常態 遮掩黑暗的現實


提醒:孤獨.毀滅.破敗與飢餓,才是這個世界最平凡不過的基準。


看再多也沒有用。看來看去都是一樣的
視覺不能帶來救贖
聲音或許...或許見識過一種至少可能性
但是再豐富的配器,再完美的音響學
聽覺的時間型式始終捉摸不定
難以企及恆常的尺度


就連意識也不能恆久
人哪有立足點去處理一瞬以外的事物呢



坩鍋保不住溫度
說穿了,意識視覺語言的存在不過是因為知覺寂寞而已
盧梭把因果搞反了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