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月。鬼神接引,絡繹不絕。



手持長大香草,暑氣竟能逼走溽雨。遙想白娘子當年造施鄰里,無論如何
還犯人類的禁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上天下地,無人救得,只得忍雄
黃辣口,裂腑切肺。

又怎比得上愛人的言語教人心膽俱碎。


哪裡有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呢:圓駕之後的柳杜,有朝一日還
不是要面對還魂若鬼物的齟齬。待風流院主玉成了小青,誰知他日還要為
著梧桐夜雨而傷心。當時不救,現在不回。

---

屈子之喚懷王,賈生之喚景帝,深淵何曾響應。景帝每見賈生,以為勤修
精進已能超越,卻不知尺度不可企及,有尺寸之別:也就是因為有尺寸之
別。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發球權在誰,他終於只是一早慧的洛陽少年。
景帝有此認識時,有無體會到握有一種權力,一種殘忍的快感?這些帝王
們是什麼時候體認到自己的權威,又是什麼時候領悟權威終究有其極限?


或者,體認的當下,其實也帶著一種哀憐?


懷王不悟。中原板蕩,士子游客在齊秦公侯之間奔走,是儒法之爭,是華
夷之別,屈子是對的,但歷史也是對的。蘇秦配六國相印,張儀手段更高
,賺得一廣袤千里裂土之王如小兒,千萬士夫進言而不救。騷是一種抽象
的代表性,嘲笑不悟的六國之君,嘲笑戀慕齊魯衣冠的自己,嘲笑堯舜以
降偽裝系譜的文明。

禮魂之前,周頌之後,鐘鼎毀棄而再造鐘鼎,簪纓斷裂而再續簪纓。「楚
雖三戶,亡秦必楚」,在歷史裡前進,任誰都要咀嚼磨碎的牙齦。

---


歲既晏兮孰華與?


---


日月不淹,春秋代序,以前發生的現在還要發生,時空百變千幻,其實不
出原型。



夫為靈修之故,是臣子感遇。為君沈吟至今,是君王知心。曹孟德之求荀
彧,懷王當日拜左尹,君臣相和裡總暗藏相知的危機:臣有許多,君只有
一個。人心多變,中道捐棄,豈只紈扇澧珮?不難其離別,也還要傷靈修
之數化。文若不毀,屈子不悔。只是迴風駕雲之際,突然望見故國千里,
傷心不能再行。



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相接於蒲月冥冥的水濱,為了這目成的
一瞬,甘心此世彼世,顛沛流離。


是當時惘然。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