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真正的欲望與人性的貫徹
我們得以對比出忍耐與收束乃是屬於神性的那一邊:神性乃是死亡的隱喻
永恆的寧靜與安詳 對比出因掙扎求生而無所不為的熾烈

那烈火是地獄的引誘 乃是我們真正的煎熬與欲求
一旦順從了這種召喚 我們將同理一切 將自我解消 尊嚴解消:
沒有所謂人性尊嚴這回事 尊嚴是屬於神性的 尊嚴是發怒 不許我們歡呼愛欲
但是 愛欲產生的矛盾與衝突令我們痛苦 神性乃是為了調解這痛苦這衝突而來的
所以律法確實該當著類神性的調解功能

神讓我們保持純淨與安詳 神是威嚴而安靜的
這超驗所以為一切的基準 乃是因為若失去了此一超驗 我們也就失去了天秤的支點
服從人性使我們煎熬 但服從神性違背人性也使我們煎熬
撒旦與天父的世界同樣使我們煎熬

如果天父真是完美的 它賦予人同時擁有神性與人性的可能
那麼它的戒律 就是要補足他造物的不完美 或者他自身的不完美:
神性與人性可以並存嗎?人不就是神性與人性的並存?
人不正是依據神的形象創造、希冀完美的生物?


因此只能信 不能問 信仰並且遵循就是接受了這個支點
不信的人 對神性抱持懷疑的人 乃是不託付於客觀之價值 忍讓之價值
真正忠實自己 排除他人 真正擁抱人性 具有自我主體性的人
但在這種自我主體性的貫徹底下 主體性反而化解在愛欲裡 自我一點也不剩了
我們說:依循著人性走下去 只不過是人類生存的本能而已
在本能裡面 同時體現著主體與客體的地位 同時貫徹自我卻又否定自我啊


我們說 神性是我們與動物唯一有區別的地方
如果沒有這細微的線索表知人類與神特殊的關連 我們就只能是動物
且確實只是動物了
但我們憑什麼說我們比動物高尚呢?
因為有喜怒哀樂有情緒有記憶:人性
因為人有理性控制會捨棄會做出和所欲相反的決定:神性
人性與神性都讓我們遠離動物
但是動物有自己的神 真人淡漠獨與道息的神 他們的神性是沈默的
他們的”人性”也是沈默的:如此一來 人類豈非不如神人性相通的動物?

而人性既讓我們與動物有區別 卻又讓我們與動物相連
前者是讓我們變弱 後者讓我們強大
讓我們變弱的事使我們強大 讓我們強大的事反而使我們變弱
是故柔弱勝剛強 天理人欲 太上忘情 天地不仁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