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有許多寫書的計畫, 但這些年來來去去的忙碌, 始終成了記事簿上刪不去的陰影.


從高中以來就想寫的歷史小說不知不覺累積成了五本. 之前想寫關於時間的書, 而今天在士林夜市走的時候, 想起蓁如, 又覺得摩拳擦掌想跟她一起開攝影展. 寫關於小吃的書. 她寫大陸的吃食(可能還有獨家食譜), 我寫台灣的夜市. 對了, 一定要向彭渣渣邀稿, 他寫這種散文一定很好看.

其實如果可以, 我希望自己能在日本寫書. 不為什麼, 因為讀者群夠大. 夠好奇. 我喜歡也希望我的書能變成文庫本,在電車上,女學生張大了眼睛閱讀, 想像不遠之處另一個文明有著亞熱帶的溫度. 真想看看她們吃水煎包時汁水淋漓還要顧著妝容大喊oishii的樣子. <--壞心眼


* * *

2006年, 從各方面說都是新的一年. 專心致力於語文, 藝術史, 申請學校, 攝影與寫作...來日漂流的生活, 我不心驚, 我已身處這份美好裡, 在青春的行末終於寫回自己. 放心不下的只剩母親的身體. 但就是因為放心不下, 所以催促著自己快快去完成.

如果是從前的我, 肯定又陷入無止境的等待中吧? 如果是從前的我, 肯定乖乖聽妳的話, 認為這樣發願是種不可企及的夢吧? 我不想自私, 但我想賭一把, 讓妳讓我都過得更好更快活.


誰都不要犧牲, 好嗎?


明年春天帶妳去日本好嗎? 也許去過琵琶湖, 或者宇治幽深的山景, 看到那些倒映在山間湖泊的新綠, 妳和我都能自由了. 妳和我都能將悲傷投擲入湖, 在深深的水底, 見到我們深愛的那個好好先生, 笑著向我們招手.

* * *


還有一本小書, 是專屬於2005年. 憂傷, 恐怖與夢.


或許就是因為睡眠的時間少, 夢的濃度相對增強, 一閉上眼睛會有好多好多的夢境, 彩色或黑白的都有, 但多半是黑白的. 昨天終於充份地休息之後, 半夢半醒在夢境間替換著身份: 迎向一部沒有司機的黑暗公車, 以為自己撞見了鬼魂才發現是夢...醒來開著燈, 又做了一個關於你的夢.


這一本書是小說. 關於一個愛作夢的男人. 逃避夢的男人. 沒有夢的女人以及夢碎的女人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ingera
  • 宜君的文好美 我心中永遠的神級人物 <br />
    我也想寫書 寫一本很好笑的書 光用想的我就笑了 哈哈
  • cyjun
  • 妳怎麼這麼可愛  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