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會管理時間。大三以前那種把讀書時間分割到十五分鐘為單位的時代,竟然已經這麼遙遠了嗎?雖然書也一樣唸、而且比起那個時候唸得更懂了,卻已經沒有辦法那樣精細地全盤掌控一切。


據說生命力的流逝是從不再確切掌握時間開始的。


工作時間的分配尤其如此。尤其是進新聞所以來,長期處在多份工作同時進行的狀態,最緊急的時候星期一晚上NCC作用法會議、星期二婦女研究室各種意想不到的工作、星期三國科會計畫助理和老師小組討論、星期五一整天則是被暗房助理與繪本課助教的工作占滿,偶爾還要處理中華傳播學會報帳的事情。總之,五種性質迥異的工作佔去了我大部分的時間,也難免顧此失彼。更別提其他大大小小的瑣事:U種子採訪、設計、印刷等等。

但是比較起來,這種很多不同性質工作的生活,比起之前只做庶務的學會秘書,讓我覺得有挑戰性且充實得多。同時國科會計畫與NCC的東西形成了我在新聞所研究關懷的骨幹,並且連結上大學的法律訓練,最後成了碩士論文努力的方向。婦女研究室與暗房的工作,則是興趣所在。


不過這種日子不會持續太久了。經過一年的折騰和突如其來的車禍、父喪等劇變,大幅提高一心多用能力的同時,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極限,了解到碩士生活所需不過就是這些:一個有認同、有成就感且能廣泛連結的工作(實務性質強反而更好,我喜歡動手動腳地操作)、一份過得去的薪水、還有大量的閱讀時間。其他看棒球、逛街採買、攝影等娛樂,真應該撙結縮減些。



在這樣忙亂的日子裡,閱讀是我最大的樂趣與幸福來源。在小小的洞穴屋中點起燈泡,把枕頭軟墊全都收束到身後當靠背,把著一本Zwig《昨日世界》,泡一杯熱可可(感謝老大拉我去湊滿額,不然不可能決心買下親愛的熱水壺先生),直直坐到凌晨四點都不會倦。還有在多鬆讀陶瓷史論文的時光(照例,也是晚上十一點以後開始),真是美妙極了的經驗。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