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after all the bandages are gone
I hope you'll find a favorite part you can work on


我不喜歡被人拯救,ㄧ向信奉自助天助。但是有些時候我會衷心祈禱,盼望有那麼些運氣,為我專心,為我驅趕那可遠離的不安分。我想我ㄧ向是個幸運的人,即使在最貼近滅失的邊緣,都有人提醒著我不曾放棄了生存。

但僅僅是生存--我不曾感到如此強大的迷失。或許就是因為這種迷失伴隨成長,才使得情勢分外複雜且棘手。目標明確的迷失,僅僅只是城市裡安全的漫遊,爵士的一段變奏,但是漫無目的的迷失,並不如任一本lonely planet或者奈波爾筆下的那般美好。濕潤的空氣,異國的香調,朱紅的靈動手指......

我聽到遠方的鼓聲,卻分辨不出哪種鼓聲是少年時珍而重之的那一種。或者說我一直都是知道的,卻一直刻意摀住耳朵。


來吧,對著MP3 Recorder對三十歲的妳說說話......


辛苦妳了。妳怎麼能這樣活著呢。
希望妳已經. 或者正在國外讀書,或者至少也剛剛丟出application。
歐洲一個月,絲路一個月歸來了嗎?攝影展辦成了嗎?
那幾本傳記還在schedule裡嗎?或者妳正為了誰不可開交地忙呢?

抬起頭,看看我。

妳是我唯一的信仰了。未來的不可思議的妳啊。
新的不可思議的妳啊。



And it's a good day for being found
Just crawling in the dirt with my head underground
And it's a good day for you to come
Collecting all the pieces of the damage done







創作者介紹

Eigenzeit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