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may/25/today-article3.htm


那夜我在小酒館的吧台後面,開店的前兩個小時總是沒人。天色已深,街燈捻亮樹影,你推門進來,咳得厲害。似乎是五月,到爐上煮沸一整罐可樂,幾片老薑在氣泡將要消失的邊緣,似我性子裡倔強的隱喻。這味止咳藥水在你眼底看來,盡是不可思議。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