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apr/19/today-article4.htm

 

黑色恆是北地的印象。挾帶一連片玄風暗雨,連同國族眉間未解的憂患,空氣中煤煙與銅綠隱隱,在陸地與海洋的交界處碰撞成金石聲。砂在肺底,咳不出,嚥不下,喉頭懵了一片什麼,形容不出,歎氣也似有謎。

 

忙起身緊閉門窗,從來不知道骨子底竟是環境敏感動物,再這樣咳下去,只怕沒幾日便似地底金絲雀不能再歎。電腦螢幕前依舊一派南國春暖,毛舜筠訪問張國榮,小沙發上窩著抱枕開心且愜意,這樣歡快的聲線:咁細個唔識嘢,展吓眼就好多年過去咗,如果當時應承是否改變我這一生。落花風裡謝,猶似墜樓人。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