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est Papa,

 

我感覺許久沒有對著你說話了。在我的心底,始終一泓深潭,只有思念像偶然的落石,漣漪撫過岸邊陡峭的景深。我造不出句子,沒有音樂,甘心放逐雙身,在很遠很遠的邊界。邊界向晚的陽光中有穀倉,有枯草,枕著手臂在其中安眠,等著一個深吻醒來。爸爸,你知道我是誰,知道她是誰,知道我所不知道的我們是誰,唯有對你才能直言不諱。我失落過太多,不想連秘密也失去。或者她的安睡是森林,蔓延成湖水眼裡的深綠;或者我註定將欺瞞整個世界,才能保住她安詳的睡顏。

 

轉身戴上面具凝視生活,我感覺自己很快老了,兩鬢星星,眼角蜿蜒出運河,往來河岸承載過往的苦難與機心。雙眼是河中心的漩渦,不復海妖的沉默,未開口話已經先說,不曾思考身體已經作動。狂躁卻也靜定,蠢動卻也恬然,意欲在身上造出投影,卻又小心翼翼地抹去那痕跡,不教世人循跡來去。當我下定決心用盡技藝將那湖水深深埋葬,我意欲保存的那一份真,掩在紊亂裡,可會有人珍而重之地捕捉,一層層剝開又深深看穿?我想不出除此身之外更甜蜜的謊,好似臨在的世界完全真實,只有我需要假裝。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下空白)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看送行者這部片,奧斯卡最佳外語可說是實至名歸
每個小角落都翻撿出了一些舊傷口
以為已經遺忘的細節,又這麼清楚地浮現眼前,好像回到那厄夜
親見死亡後,人的眼神會徹底不同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直到這首歌,我才注意到林夕,而且最初的感嘆還是對齊豫那舉重若輕的歌聲多些。大一系上歌唱比賽,有學長姐唱這首歌,真的很棒很精彩,她們下台時我忍不住去問了歌名,卻直到兩三年後才聽到全曲。

歌詞全文:(古天樂版神鵰俠侶主題曲)

愛是愉快 是難過 是陶醉 是情緒 或在日後視作傳奇
愛是盟約 是習慣 是時間 是白髮 也叫你我乍驚乍喜
完全遺忘自己 竟可相許生與死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雖然早就知道清官難斷家務事,可是真的拿在手中,還是難掩低落。卷已在我手中兩天了,某種遙遠的茫然還盤旋在目前,教我久久難以定神。那些辯論筆錄上微不足道卻糾纏不休的口角爭執,一一結成解不開的死結,理智上我擁有解開的步驟與技藝,感情上卻舉重若輕地勾帶起舊日衣角的毛球。

 

與之相仿的衝突與撕裂早已痛歷,也許健忘是人的天性。家所曾帶給我的莫大痛苦與快樂,因為漸漸模糊成記憶,反而浮現出最清晰的渴望。那溫暖永遠是我的根柢,但我已失去不能再返。最深的無奈不是死別,而是無知的生離。

 

家的距離是已乾涸的傷疤,雖然回不去,但永遠在我的心底。如果記得愛。如果穿越記憶還能記得愛,有朝一日終將燃亮那盞燈,等待風雪歸來我深愛的家人。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