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反覆來去,半夢半醒之間搶救一塊記憶。坐在類似宿舍的地方,人聲
嘈雜而專注於眼前的日文,無憂無懼。那是2001年4月,九州豐饒的花朵一路
蜿蜒,為著橫斷的路線抄錄了JR時刻表,戒律似地騰寫在新的筆記本上。

Eigenze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